首頁 > 時裝 >

王小魚 | 做藝術珠寶載夢者

2020-09-04 來源:芭莎珠寶
在2019 年 BAZAAR Jewelry 珠寶展上, 來自長沙的悅鼎珠寶驚艷亮相,王小魚作為品牌的創始人,已經在長沙珠寶圈掀起一陣新風浪。從投入工廠到新設計研發,在內外部環境都危機重重的2020 年,她選擇毫不懈怠地向前奔跑,滿心期待為自己的珠寶之路打開新篇章。

2

王小魚

危機是危難中的機會

上半年的珠寶直播,讓珠寶圈中嗅覺敏銳的珠寶人掙得了不少令人驚喜的成績,身在長沙的設計師王小魚正是其中之一,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數,她無疑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。直播帶給小魚的遠不止呈上升趨勢的一串串數字,更多的是關于未來的啟發,她越來越相信:“擁有思考力和智慧的人,才能真正跑贏2020 !”

與絕大多數設計師不同,設計師身份的小魚沒有把更多的時間花在畫筆于紙上的描畫,而是用在了對品牌未來發展方向的思考和勾勒。直播的興起讓她深深地意識到,“當地域性沒有了局限,審美力和工藝品質將變得越來越重要。”這促使她做出了一個看似與大環境逆向而行的決定:投資設廠,讓悅鼎珠寶擁有真正屬于自己的工廠。

小魚的行動力讓從想法到落地不再是件遙遙無期的事,為了解決曾經與工廠交涉時“隔空對話”所帶來的巨大時間成本,短短半年間,長沙的工廠初具規模,一切都在有模有樣地向前推進。然而她的警覺馬上讓她意識到,在珠寶加工關鍵環節南方的工廠占據不能取代的地位,于是深圳的工廠一步步進入了設計師王小魚的視野,成為她再一次蓄力要達成的目標。

她看似離設計師的身份越來越遠,更像一個合格的品牌主理人,卻通過對工藝的深入了解,同游刃有余地做設計越靠越近。

王小魚說:“危機,是危難中的機會。”目光在遠方,身旁的風向不再能左右她的選擇,機會放在眼前的一刻,身在其中的她沒有理由不去把握。

6 年的時間足以讓小魚對高級珠寶逐漸駕輕就熟,即便是在長沙這樣的二線城市,也同樣做得有聲有色。多年積攢的客戶群成為小魚對設計探索的底氣,“以前的定制設計是跟著客人的感覺走,但現在我逐漸開始引領客人。”這種潛移默化的改變,給王小魚帶來的是不遜色于任何褒獎的認可,“疫情期間不能去收石頭,于是我們改變了方向,延續國風珠寶的勢頭,做市場教育”。正因這些變化王小魚認真地思考起做輕奢珠寶這個念頭,這個想法一經實現,便給她帶來勢不可當的創作熱情。

1

王小魚

輕奢系列 別開生面的初心回歸

看著高級珠寶在長沙的發展漸行漸穩,小魚將早早埋藏在心里的念頭提上了日程——打造悅鼎輕奢珠寶系列。輕奢在近年的珠寶圈中早已不是新詞,眾多品牌將目光放在更年輕的市場,儼然已經形成一股聲勢浩大的風浪。小魚看起來不像是追風的人,這個乘風的計劃,更像是在心中揣摩很久才做出的決定。

“我們進行了大量的試錯,同一款式做出不同的調整進行比對,選出最舒服的、讓大多數年輕人接受的設計。”在多番探索與嘗試下,琺瑯的工藝特性逐漸脫穎而出,成為小魚對未來設計方向的最終選擇,“看過各個時期珠寶首飾的發展脈絡,我們發現了其中的規律,每一個珠寶的巔峰時期都沒有缺少過琺瑯的身影”。整個上半年,對琺瑯工藝的嘗試為小魚無處安放的想象力打開了一扇窗。在小魚眼中,技術的問題從來不是不能克服的,對琺瑯工藝從生疏到嫻熟地掌握,最終落到她從耳畔摘下的兩個名為“非黑即白”的白馬貝、琺瑯耳釘上。“由簡入繁易,由繁入簡難”,小魚深諳其中的道理,仍抱著全力一搏的心態,給她勇氣的不是性格里的無所畏懼,而是她始終在長沙。

早在她還沒有真正跨進珠寶的世界以前,小魚便已經知道,將外面世界的燦爛美好帶到她最熟悉的長沙城,這是件需要用漫長的時間去完成的事。這個初衷從那時起便已經在小魚心底深深埋下,暗自發芽生長,直到她有足夠的能力將心中的大廈慢慢落成為止。兜兜轉轉許多年,如今30 多歲的小魚在輕奢珠寶中實現了初心。

話說到一半,小魚突然停頓,在絲絨的珠寶盒中翻找,語調中透著神秘,說這是近半年來工藝探索路上的最新“成果”。進入視線的“寶貝”,一反悅鼎珠寶一貫的風格,沒有排列緊密的寶石鑲嵌,也沒有碩大閃爍的彩色寶石,簡潔的黑白圖案交織成魚鱗狀,小珍珠耳墜下擺輕松地搖動,這是悅鼎珠寶在幾番磨煉中誕生的“浮光躍金”耳環,似乎是半年來的生活壓抑了太多情緒,耳環中蘊含的小美好更顯得生動、牽動人心,小魚說:“希望每一個佩戴這款首飾的女性都能在溫柔中不失鋒芒。”在她繪聲繪色的講述里,我們看到了小魚身上畢露的鋒芒。

“輕奢系列用真寶石、真工藝,做可以被年輕人接受的真珠寶。”小珍珠、寶石和琺瑯的色彩在年輕人面前似乎有著不遜色于大珠寶的魅力,輕奢系列成為小魚心中送給年輕人的禮物,同時也是對曾經心懷熱愛的自己一種肯定式的答復,“我們面向的是18 ~28 歲的客群,悅鼎珠寶為他們設計屬于自己的第一件珠寶。”

一個“敢”字,能準確地概括小魚在2020 年的大風大浪中的躍躍欲試。當一切步入正軌,更長遠的目標與規劃都有了清晰的輪廓,而小魚要做的,是靜待它慢慢地成長,歷經磨煉,結出豐碩果實。

3

王小魚

Q&A:

如何做出在深圳投建工廠的決定?

王小魚:在網絡發達的今天,顧客對價格的敏感度越來越高,我個人對“性價比”的理解,絕對不是單純地通過價格優勢,而是要依靠質量的上乘,這都是悅鼎珠寶擁有屬于自己的工廠所能保證的事情。中國珠寶的產業鏈在深圳,從設計起版、倒模到鑲石一系列的工作,如果這是長沙不能完成的,那我們就去最專業的地方來實現我對設計的想象。

悅鼎珠寶的輕奢線是怎樣形成的?

王小魚:輕奢不是市場經濟,而是娛樂經濟。在各種社交平臺都進行過嘗試后,我們選擇塑造差異化的產品的品牌文化與其他品牌競爭。而輕奢系列對國內的珠寶品牌來說都是一個機會——脫穎而出的機會。各個藝術時期的珠寶變遷,從以寶石為主體的大珠寶,到向設計款式的偏移,最終都落到了對琺瑯的使用,這讓我堅定了輕奢線的設計以琺瑯工藝的使用為中心。

悅鼎珠寶選擇 BAZAAR Jewelry 的原因是什么?

王小魚:2019年芭莎珠寶設計師展的參展經歷是與我與BAZAAR Jewelry一次十分難忘的交集。今年上半年,因為BAZAAR Jewelry的加分,我拿到了深圳水貝合作的機會,這對品牌的布局十分重要,成熟的設計師品牌需要強而有力的推廣。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