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娛樂 >

佟夢實 | 放任瀟灑 終成無畏

2020-09-14 來源:時尚芭莎
佟夢實總是提到海,那個他向往的地方,仿佛閉上眼睛就覺得輕風拂面,而現實中海又那么遙遠。他的欲望不多,想要的一直是自由,那是一種精神上的舒展。他長大了一些,依然不乖巧,但卻很真實。

2

佟夢實

《慶余年》的小說寫得太過磅礴,恢弘的架構下,每一個筆觸都是活的。佟夢實當然最喜歡五竹,一個忠貞的保鏢,一個冷酷的殺手,一個有感情的機器人。他以失憶的方式出場,容顏不老,耐人尋味。

身為一個隱藏的高手,他武功卓絕,在小主人身邊不離不棄,所向披靡。機器是冷血的,卻被葉輕眉賦予了靈魂,讓他有了武俠江湖的韻味。佟夢實想把這靈魂同樣注入到角色里,給五竹生命。

5

佟夢實

蒙著黑布的少年 心里有一道彩虹

摘了眼罩的佟夢實,臉部的輪廓柔和了許多,少了一些鋒利之氣。進入《慶余年》的劇組后,導演給了每個人一個錦囊,范思轍拿到的是“紈绔的少爺、有道理的跋扈”,范若若手中的是“迷妹、哥控、京都第一文藝女青年”。在佟夢實的紙條上,只有簡單兩個字:開關。

剛進入角色時,別人跟他說話,他就把臉轉向他們,導演說這樣不對:“任何人跟你說話,都不能傳進你的耳朵,你身體里只有兩個字——開、關,這是一個程序。”佟夢實想,機器人的節奏和人類不一樣:“可能你說兩句我接一句,可能我說一句你接不上,也可能你說完后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在一場不太重頭的戲里,他透露出五竹“可能是機器人”的信息,那是范閑在提到肖恩后,仿佛觸動了記憶,他重復著這個名字,脖子生硬地轉動,像一臺零部件需要上油的機器,呈現出一種僵硬感。說話也變得一字一頓,“Xi ao’en”,像輸入法里兩個元音挨在一起時要加撇分開一樣。

佟夢實說,這樣演是他的“私心”。

“其實我不太想這么演,不想告訴觀眾是機器人,這樣演太白了。但是我看完整個劇本,好像還是需要透露一些細節,不然觀眾會覺著我演得特別木,所以我才去加這些東西,提示大家想一想,五竹為什么會這樣?這是我的一點私心。”

他試圖給五竹注入靈魂,是范閑從老太后那里拿到鑰匙,打開葉輕眉留下的箱子,念出寫給五竹的那封信。當讀到“可愛的小竹竹,來親個”,他就笑了,露出酒窩,“小竹竹就是我”。像作者貓膩寫的那樣:“冷漠的竹帥,永遠蒙著黑布的少年,心里有一道誰也不知道的彩虹。”

他問范閑,什么是想?范閑說,你走路的時候,吃飯的時候,睡覺的時候,打架的時候,不管你在做什么,不管身邊有多少人,心中總是浮現一個人的樣子,默念一個人的名字。聽到很多人說話,但是想聽的只有她的聲音;遇見很多面容,但是想見的只有她的笑容。如果是這樣,那就是想了。五竹又笑了,說:“那我想她了。”

回憶這場很珍貴的戲,佟夢實有很多想法,五竹要經?;厣駨R充電,不小心就會把自己格式化,他忘記很多事,始終記得葉輕眉。“這是我最欣賞五竹的地方,他至死不渝的心。他可能不是很了解自己,心中只有一個人,就是葉輕眉。他不曉得自己是否愛葉輕眉,但可以為她付出一切。”

4

佟夢實

看不清的時候,就跟著光走

導演孫皓告訴他,《慶余年》里他很看重兩個配角,一個是海棠朵朵,一個就是五竹。“他認為這兩個角色特別好,我也覺得特別好。”佟夢實說,“他不是四大宗師,武功卻不在宗師之下。”打戲他都盡量自己拍,眼罩白天還能透一點點光,晚上“就跟瞎了一樣”,只能摸索著來。“看不清路和具體的人,就跟著光走。”

跟著光走,是佟夢實這五年的狀態。還在中國礦業大學就讀時,他是個小網紅,偶爾接一些平面廣告,理想是開一家淘寶店。他認識不少杭州朋友,很會賺錢,他看了就想自己當模特。當時有公司要簽他,合約上寫了十年,他沒敢簽。“我特別愛自由,靈魂上的自由。”

當了一段時間模特,他想提高表現力,就去北京電影學院進修表演。他跟家里要了3 萬塊學費,也是最后一次跟大人要錢?!兑荒昙墶返膭〗M來北京招募,看到他網上的照片,機緣巧合下,他見到了導演。那時的佟夢實,比現在瘦削,長得像謝霆鋒,人也拽拽的,跟導演聊的兩個小時很真誠,也很開心。

節目播出后,他只看了一集。“ 怎么剪得不太一樣呢?”他不明白,也沒有立刻接戲,而是空了幾個月。如果再經歷一次,他可能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。“我當時的流量跟現在也不一樣,很多人想認識我,就感覺怎么那么煩呢?那時糊里糊涂的,也無所謂,沒意識到多認識人能有什么合作。”

之后他參演《誅仙青云志》,也有了自己主演的《神雕俠侶》《一念時光》。四年拍了10部戲,他覺得自己還不夠忙,還有精力。“我覺得拍戲不累,跟搬磚比,一點都不累。有的人覺得心累,我可以理解;有的人只是沒有控制自己的欲望,看到別人比他優秀、比他火,會攀比才會累。”

3

佟夢實

佟夢實自己很“佛系”:“我一看,這個人也火了,那個人也火了,沒事,反正自己錢也夠花,就不會有太多執念。但不代表我什么都不在乎,別人說我演得不好,我會難受。但是說我不火,我不care。”網友的點評,他也會看看說得在不在理。“即使在《一年級》時,我也沒有回復罵聲,畢竟又不是當著面。”

《皓鑭傳》播出時,他收到一些批評,說用力過猛,表情夸大,這些他都接受。但佟夢實自己知道,拍這部戲時他對表演有了新的認識。“就是突然懂了,豁然開朗,整個世界打開了,雖然播出來我被網友詬病很多,但在現場導演一直夸我。后來的整個2018 年,都覺得自己能量特足。”

這也讓他在拍《神雕俠侶》時犯軸,一條要拍十幾遍,導演覺得可以過了,他依然不滿意?,F在想一想,也沒什么不好,都是為藝術服務,但是人真的不能太軸。“能量太足的話,容易爆。”他是只相信自己的人,童年時太叛逆,兩三歲就把姥姥氣得不行,父親讓他學圍棋磨練心性。“學了十年,沒什么用,該怎么樣還是怎么樣。”

他依然想要自由,想去旅行,和朋友燒烤,看大海,像大學時一樣用3 個月從云南徒步到拉薩,一路搭車、住青年旅社,一頓飯只吃10 塊錢的。“這幾年過得就那樣,沒有當演員之前那么無拘無束。”佟夢實說,“做一行就要把它做好,想得到業內人士的肯定,就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和時間。”

1

佟夢實

Q&A:

新版《神雕俠侶》的演員是甄選出來的,你經歷了哪些過程?

佟夢實:先是遞資料,然后才見到導演,聊想法,帶妝試戲。我個人很喜歡試戲,有一種好勝心,括五竹,也是需要試戲的。我小時候就是看金庸作品改編的電視劇長大的,看得最多的是《笑傲江湖》和《天龍八部》,《神雕俠侶》最早看的是古天樂、李若彤的版本。

很多男性小時候都有楊過夢,你有嗎?

佟夢實:我還好,我有大俠夢。喜歡令狐沖、虛竹、喬峰,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那種。上學的時候跟同學打架鬧著玩,我都學電視劇里的高手跟他套招。打戲我都盡量自己拍,不是說我有多好,是自己喜歡拍這些。

新版在四姑娘山取景,海拔很高,你當時有沒有高原反應?

佟夢實:我們在四姑娘山待的時間最長,快1 個月,風景真的特別好,拍了好多照片。高原反應倒不至于,可能偶爾頭暈一下。我試過沖刺跑了50 米,跑完之后也有點喘,我就不敢再造次了。

橫店有沒有好吃的?

佟夢實:橫店好吃的很多,我去過的城市有一個排行榜,橫店排名很高,排在我老家徐州、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蘇州之后,它真的不輸很多大城市。徐州的菜太好吃了,最愛吃羊肉串,我們吃的是山羊肉,吃完這兒的羊肉串別的都不想吃了,哪怕是新疆的。老徐州人吃串還得配上手搟面和烙饃,手搟面筋道,再來一口熱湯。

去年錄制《演員請就位》,你有什么遺憾嗎?

佟夢實:我在里面表現不好,也被批評了很久。主要是自己沒有感受到演戲的狀態,劇本和人物不適合在臺上演,倒不是說我為自己開脫,有的戲是那樣的。所以即使是被罵了,我也不會覺得有什么。如果我做錯事情了,比如說違反道德的事,然后我被罵,我會自責,會在乎,但如果沒有罵到點子上,不會影響我的心情。

出道五年,最長一次不拍戲是多長時間?

佟夢實:差不多半年。主要是因為沒戲拍,不是不想拍。想拍,沒有合適的,沒有一個好機會。到五六個月的時候,心里才有點慌,感覺再不拍這一年就過去了。我這幾年日程一直都不算滿,我內心比較滿。

 

攝影/余祥 監制/葛海晨 視覺策劃/馮秝珊Abby Feng 統籌/陰博文Blair Yin / 采訪、撰文/陳晶 妝發/宋星寶 設計/ 麗平 攝影助理/呂芷萱 助理/楊梓雯Wendy

推薦 EDITORS PICKS
熱點 MOST POPULAR
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